as  xxx

最早做直播的蘑菇街能靠直播逆袭吗?

发布日期:2022-11-26 10:56 浏览次数:

v9yzp_ie4demzrg5rtmnjtgyzdambqgiyde_640x960.jpg

12月17日,在Tik Tok拥有超4000万粉丝的网络名人主播“高火火”称,直播间销售的旅游卡宣传与实际情况不符,合作方未能按照宣传承诺交付服务,并向粉丝道歉并先行退款,引发热议。

毋庸置疑,网络名人主播频繁翻车的背后,是消费者对直播商品的理性回归和维权意识的逐渐高涨,对主播的狂热信任让位于商品本身,伴随而来的是相关部门对直播商品越来越严格的监管。这将助推直播电商进入一个新阶段,——。粗糙发展的红利期过后,将进入规范发展的稳定期,竞争将大大加剧。

这对于希望借助电商直播实现新突破的平台来说,是一个新的挑战。比如蘑菇街。11月30日,蘑菇街发布的2021财年Q2财报显示,本季度蘑菇街平台总GMV为31.12亿元,其中直播业务GMV同比增长42.2%至23.16亿元,占总GMV的74.42%。直播业务已经成为蘑菇街的绝对支柱。于是,面对监管更加严格、竞争更加激烈的直播行业,蘑菇街在这个时候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了直播上。有多少机会?

202660637.jpg

提到电商直播,人们首先想到的可能是淘宝直播,排名前三的Aauto Quicker和Tik Tok,以及JD.COM、拼多多、微信小程序直播等玩家,而不是蘑菇街。

但实际上,蘑菇街是第一个试水直播电商的平台。早在2016年3月,在网络名人方面拥有自有资源的蘑菇街就率先进行网络视频直播,以直播购物为主,试图打造一个“直播内容电商”的平台。到2016年5月,蘑菇街宣布投资3亿元支持旗下时尚工作平台uni Gravity的红人发展。同月,淘宝正式推出直播功能。

众所周知,早期的直播电商以女性用户为主,通过网络名人经济获得了快速发展。比如淘宝直播的第一批主播,大部分都是由淘宝少女转型而来。今天淘宝直播里像Viya,Lieer Baby这样的顶级主播,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进来的。

2016年,蘑菇街试水直播电商,其实也有一些优势。首先,蘑菇街本身就是针对女性消费者的,这样才有发展直播电商的用户基础。其次,以消费社区起家的蘑菇街,当时在网络名人方面拥有大量资源,借助后续平台的头部网络名人,也符合打开直播电商市场的路径。最重要的是,入行时间足够早。

然而,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发现,最早的直播——蘑菇街,并没有在直播业务上做出充分而持续的努力,从而浪费了机会。有业内人士认为,蘑菇街开始全面关注直播业务。是2019年7月直播电商全面爆发后推出的“双百计划”,开始面向全网招募红主播、机构、供应链。它试水直播电商已经三年多了。

今年双11期间,蘑菇街诞生了第一个亿元主播@甜心_。这意味着蘑菇街并不是没有打造十亿主播的实力。在其全面直播后,成效已经开始逐渐显现。

然而,与此同时,市场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淘宝直播、Tik Tok、快手,单场直播过亿的主播并不少见。相比这三家,蘑菇街的直播量相差甚远。如果蘑菇街能早点直播,情况很可能会大不一样。

以淘宝直播为例,虽然比蘑菇街直播厉害一点点。2016年5月,淘宝直播开业第一个月,淘宝女孩Viya作为主播加盟,4个月后,她在一场直播中引导了1亿元的成交额,给t带来了强大的示范效应

从去年7月的“双百计划”到今年5月的“美利计划”,以及频频在双11、双12等电商节日只展示直播成果,蘑菇街已经准备把所有鸡蛋都放在直播电商上了。

蘑菇街CEO陈琪表示,“直播业务实质上已经成为蘑菇街业绩增长的核心驱动力”。事实上,这也可以从蘑菇街2021财年的Q2财报中感受到。直播GMV贡献了74.42%的总GMV,蘑菇街似乎别无选择。

010-350001

客观来说,成立于2011年的蘑菇街,在发展中并不缺少逆袭的机会。蘑菇街也一直在尝试转型突破,很多时候甚至站在了风口的前面,比如直播电商。只是频繁转型,战略不确定,在电商巨头中求生存。因为各种内外因素,蘑菇街至今未能实现“转型”。

2011年,蘑菇街在成立之初,最初的定位是消费社区,用户在平台上分享自己的购物结果和服装搭配,也就是现在俗称的“种草”,主要面向年轻女性。比如今天专注于女性用户在小区火灾中“种草”的小红书,早了两年。

随着社区用户粘性的增加,分享商品链接成为刚需。蘑菇街主动变身导购平台3354,主要通过指导淘宝卖家来帮助用户决策。但交易是在电商平台上完成的,这种转型让蘑菇街积累了大量的商业资源。高峰期的时候,蘑菇街和后来合并的美丽说一起提供了当时淘宝10%的流量。

财经(ID:TanglangFin)梳理出来的。2013年6月,日益壮大的蘑菇街让阿里感到了威胁。后者限制了蘑菇街的佣金接口,迫使蘑菇街向电商平台转型,开始弱化其社区属性。

2014年,蘑菇街全面发力电商,推出自有品牌MUA,号称中国的ZARA。年交易额突破36亿,在电商中排名第六。

但在2015年,由于认为淘宝和JD.COM是两大强势电商,纯电商很难发展,蘑菇街重新开启了社交电商之路。除了在2016年推出视频直播功能,即使在2017年人工智能火热的时候,蘑菇街也尝试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为用户提供穿着建议。

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正在频繁转型的蘑菇街,不仅展示了更多的可能性,也证明了更多的不可能,越来越小。

市值方面,对比一下以女性社区起家的小红书60亿美元的估值。自上市以来,蘑菇街市值缩水90%,仅剩2.59亿美元(截至2020年12月18日),让人扼腕叹息。

当消费社区、导购平台、垂直电商、社交电商、直播等的故事。都讲过一次了,直播似乎是蘑菇街现在唯一能讲的故事了。如果你选择直播孤注一掷,也就不难理解了。

毕竟直播电商增长很快。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为4437.5亿元。2020年上半年,直播电商规模将达到4561.2亿元,预计2020年直播电商规模将达到9721亿元。

此外,截至今年9月,中国电商直播用户3.09亿,占全国直播用户总数的55%,占全国7.49亿网购用户的41.3%。无论从市场还是用户规模来看,直播电商都是一条漫长的赛道。

首先,从播放的角度来看,蘑菇街在双11和双12战报中先后秀出了两位直播过亿的头部主播,希望提升平台对直播主播、机构和商家的吸引力。但实际效果却被大大削弱了。

就目前来看,各大直播平台主播过亿是家常便饭,直播电商平台的席位已经固定。早期的直播电子商务行业已经进入了竞争

其次,从时间节点来看,当前直播电商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头部效应越来越明显。流量大,用户多的平台会更容易成为主播和商家的直播阵地。

除了淘宝直播、Aauto快手、Tik Tok,以及拼多多、JD.COM等电商平台,腾讯、百度等传统互联网平台都在增加直播电商。无论是争夺流量、用户还是补贴,蘑菇街在后续的竞争中几乎不占优势。

例如,根据蘑菇街的财报,在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过去12个月中,蘑菇街的活跃买家数为2880万,相比其他活跃用户过亿的直播平台,大大降低了他们的想象力。

而且直播电商从一开始就已经偏向女性用户,商品品类也从美妆、服装、食品、日用品等少数品类扩展到了全品类。品类有限的蘑菇街,在商品的丰富度上也有劣势。对于主播和机构来说,选择的机会就更小了。

最后,监管越来越严后,对直播电商发展的制约会越来越多,对平台管理的投入也会增加。

从11月23日国家广电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到中消协直接点评汪涵、李雪芹、的直播间,再到最近辛巴、罗永浩卖假直播间引发的一系列问题。

可见,直播电商的监管难度会更大,也更严格。来自主播管理、供应链商品管理、用户购物体验管理等方面的要求会越来越高,直播的平台开发投入会更困难、更大。中小型直播电商平台无疑将承受更大的压力。

总的来说,直播电商的兴起是这个时代的契机。但在商界,你往往没有第二次机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要么成为先驱,要么成为烈士。那么最早的直播电商蘑菇街还是一个选择吗?

 更多
查看更多 >>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