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xxx
您的位置:主页 > 网店转让出售平台 >

最高法院:出资期限内转让股权还对转让前的公

发布日期:2022-08-06 10:28 浏览次数:

20160424112635577.jpg

公司发生债务后,出资期限尚未届满的股东转让股权的,是否负有清偿转让前公司债务的责任?债权人能否成功追加股东为执行人?本文将通过几个经典的法院案例来揭示上述问题的答案。

出资期限届满前未足额缴纳出资份额的股东,不视为“未履行或者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股东在出资期限届满前转让股权的,不构成《〈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第二款、第十八条规定的“不履行或者不完全履行出资义务转让股权”的情形。因此,股东不承担转让前出资加速到期的补充还款责任。

一、2015年10月27日,曾磊与甘肃华汇能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曾磊将深圳华汇能公司70%的股权转让给甘肃华汇能公司。协议还约定,《财务尽职调查报告》确定的标的公司真实情况与曾磊事先介绍的情况差异超出合理范围的,甘肃华汇能公司有权单方面终止协议。

二。2015年10月31日,《财务尽职调查报告》称,曾磊实际向深圳华汇能公司出资1601万元,其与5000万元注册资本之间的未缴金额为3399万元。

三。2015年12月2日,曾磊以甘肃华汇能公司名义登记70%股权变更。但甘肃华汇能公司仅支付了股权转让款1200万元,余款2300万元尚未支付。

四。2017年1月和4月,冯亮和冯大坤分别被调到甘肃华汇能公司。冯亮认缴3000万元,冯大坤认缴2000万元。二者均未实际缴纳注册资本,认缴期为2025年12月31日。

5.2017年12月12日和2018年11月6日,和冯大坤分别以张和魏的名义登记了其在甘肃华汇能公司的股权变更。

不及物动词后曾磊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甘肃华汇能公司向曾磊支付股权转让款2300万元及逾期支付的违约金,并要求冯亮、冯大坤对上述债务承担补充赔偿。一审法院判决驳回曾磊的诉讼请求。

七。2019年5月10日,最高法院裁定撤销(2017)甘民初155号民事判决,判令甘肃华汇能公司向曾磊支付股权转让款2300万元及股权转让款逾期利息,驳回曾磊的其他诉讼请求。

曾磊败诉的原因是,虽然有权要求甘肃华汇能公司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及逾期支付违约金,但无权要求冯亮、冯大坤对上述款项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本案的核心法律问题是,股东在出资期限届满前转让股权,是否构成第十八条第十三款第二项《〈公司法〉司法解释(三)》规定的“不履行或者不完全履行出资义务转让股权”的情形,从而对转让前公司债务承担加速出资到期的补充偿还责任。

解决这个问题,两个法院有不同的思路。一审阶段,甘肃高院认为“曾磊对深圳华汇能公司的未出资对甘肃华汇能公司股权转让的相关利益产生实质性影响”、“曾磊不能证明甘肃华汇能公司在《股权转让协议》签订前明知股权出资有瑕疵仍愿意接受股权转让”、“甘肃华汇能公司接受股权后,已经存在对公司债权人追究连带责任的法律风险暂停向转让股东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是合理的。”因此,股权受让方甘肃华汇能公司有权终止履行,并请求甘肃华汇能公司继续支付剩余股权tr

最高法院的思路是,在认定甘肃华汇能公司构成违约的基础上,需要确认和保护股东在出资中的“期限利益”。因此,冯亮、冯大坤在出资期限届满前转让股权的行为,不构成《财务尽职调查报告》第十八条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未履行或者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转让股权”的情形,判定冯亮、冯大坤不在甘肃。

北京市听云律师事务所唐庆林、李殊律师团队处理和分析了本文涉及的大量法律问题,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同时办理大量案件,总结办案经验,发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本文摘自本书部。本书系作者均为北京听云律师事务所一线专业律师,具有深厚的理论基础和丰富的实践经验。本书系的选题和写作风格主要以实际案例分析为主,试图对实践中经常遇到的疑难复杂的法律问题寻求最直接的解决方法。

《云亭法律实务书系》第十三条第二款、第十八条规定“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的股权转让”不适用于“出资期限届满前转让股权”的行为。本案中,最高法院认为,股东享有出资的“期限利益”,公司债权人在审查公司股东出资时间等信用信息的基础上,有机会全面审查是否与公司进行交易,债权人在决定交易时应受股东出资时间的约束。因此,股东在出资期限届满前转让股权,不构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第二款、第十八条规定的“不履行或者不完全履行出资义务转让股权”的情形。债权人无权要求股东对公司债务在本息未落实范围内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出资加速到期的补充赔偿责任。

股东在出资期限届满前转让股权的,应当在转让前缴足注册资本。否则,遗嘱执行人申请人追加其为遗嘱执行人时,可以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二十八条主张股东享有出资的“期限利益”。此外,股东还可以要求债权人(申请执行人)证明其基于自己的意思或实际行为对股东的特定出资期限进行了确认或信赖,并基于上述确认或信赖与债务人(执行人)存在债权债务关系。

债权人在与公司合作或签订合同前,应调查债务人实缴注册资本、股东出资时间等信息,评估债务人未缴注册资本、股东出资期限未到期等因素造成的潜在风险,要求债务人提供和增加其他形式的履约担保。

《公司法》

第十三条股东不履行或者不完全履行出资义务,公司或者其他股东请求其依法向公司完全履行出资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就其未出资的本息范围内不能清偿的公司债务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未履行或者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已经承担上述责任,其他债权人提出同样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股东在公司成立时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未完全履行义务,依照本条第一款或者第二款的规定提起诉讼,请求公司发起人与被告股东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发起人承担责任后,可以向被告股东追偿。公司增资时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依照本条第一款或者第二款提起诉讼的原告请求未足额出资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承担《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未履行义务的相应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承担责任后,可以向被告股东寻求赔偿。第十八条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不履行或者不完全履行出资义务的,转让其股权。受让方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此事。公司请求股东履行出资义务,受让方为此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债权人依照本规定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对该股东提起诉讼,同时请求前述受让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受让人依据前款规定承担责任后,对不履行或者不完全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是,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第十七条作为被执行的企业法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申请执行变更或者追加未缴或者未足额出资的股东、出资人或者发起人是被执行人,在未缴出资范围内依法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第十九条作为被执行人的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其股东未依法履行出资义务而转让股份的,被执行人依据《公司法》申请变更或者追加原股东或者对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发起人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本院认为,本案的主要争议点是:1。甘肃华汇能公司是否应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并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2.冯亮、冯大坤是否应对上述金额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曾磊与甘肃华汇能公司签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一条第一项规定:“本协议生效后一个工作日内,甘肃华汇能公司委托有资质的中介机构对合营公司进行现场财务尽职调查。如果《股权转让协议》表明合营公司资产负债、内部控制、经营管理的真实情况在合理范围内,双方应继续履行本协议的以下条款。否则,甘肃华汇能公司有权单方面终止本协议。”根据上述约定,《财务尽职调查报告》做成后,甘肃华汇能公司如发现标的公司资产不实,可通过解除合同的方式维权

目前的《财务尽职调查报告》已经建立了认缴资本制度。股东是否完全履行出资义务不是股东资格的前提条件,股权的取得具有相对独立性。股东虚假出资或者抽逃出资等瑕疵出资,不影响股权的设立和享有。本案中,曾磊已按合同约定将目标公司70%的股权变更登记在甘肃华汇能公司名下,履行了股权转让的合同义务。甘肃华汇能公司已通过股权转让取得标的公司股东资格,曾磊的瑕疵出资未影响其股东权利的行使。此外,股权转让与出资瑕疵股东偿还出资义务的关系属于不同的法律关系。本案中,甘肃华汇能公司以股权转让以外的法律关系为由拒绝支付股权转让价款,没有法律依据。甘肃华汇能公司可以另寻法律途径解决其因瑕疵股权转让可能承担的相应责任。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甘肃华汇能公司有权拒绝支付转让款。雷已按合同约定转让股权,甘肃华汇能公司未按合同约定支付对价构成违约,应按照《财务尽职调查报告》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向曾雷支付股权转让款。

对于曾磊主张的违约金,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没有约定甘肃华汇能公司逾期支付股权转让款的违约责任,但曾磊的一审诉状要求上述违约金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鉴于甘肃华汇能公司逾期支付剩余股权转让款实际造成了曾磊资金在占用期间的利息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曾磊于2015年12月2日以甘肃华汇能公司名义对深圳华汇能公司股权进行了工商变更登记。股权转让滞纳金的利息损失应从股权变更登记的次日起计算。本院支持曾磊主张自2015年12月3日起至清算日止,逾期股权转让款的利息应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

本案中,甘肃华汇能公司原股东冯亮、冯大坤已认缴出资至2025年12月31日。《股权转让协议》第二十八条规定:股东应当按时足额缴纳公司章程规定的各自所认缴的出资额。股东享有出资的“期限利益”。公司债权人在与公司进行交易时,有机会在审查公司股东出资时间等信用信息的基础上,全面考察是否与公司进行交易。债权人决定交易时,应受股东出资时间的约束。《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未履行或者未足额履行出资义务”,应当理解为“未缴纳或者未足额缴纳出资”。出资期限届满前未足额缴纳出资份额的股东,不应认定为“未履行或者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本案中,冯亮、冯大坤转让其全部股份时,其所认购股份的出资期限尚未届满,不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第十八条规定的“不履行或者不完全履行出资义务转让股份”的情形,且曾磊未证明其基于冯亮、冯大坤的意思表示或者实际行为对上述股东的具体出资期限予以确认或者信赖。雷曾主张、冯大坤对甘肃华汇能公司尚未清偿的债务在尚未清偿的本息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这一主张的实质

规则1: 1。股东在出资期限届满前转让股权,不属于未履行或者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因此不构成瑕疵转让。如果债权人不能证明股权转让过程中存在双方恶意串通,或者存在一方欺诈、故意隐瞒事实等特定情形,股东(转让方)对公司债务不承担出资加速到期的补充偿还责任。2.如果股东早于公司债务形成时间转让出资,公司债务与股东(转让方)无关,仍然要求股东承担责任显然有失公允。

边平、顾北驰二审民事判决书【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9)京第193号】

一审法院认为:“结合公司章程的设定,确认顾贝驰的出资应于2017年3月27日缴纳。古贝驰作为正润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其出资转让时间早于正润科技有限公司债务成立的时间。古贝驰在正润科技有限公司债务形成前转让其出资权,不应对正润科技有限公司债务承担责任,理由如下:

首先,古贝驰转让出资不构成瑕疵出资转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八条适用的前提是本案股东向国鑫润能中心转让出资构成瑕疵转让,而本案正润科技公司注册资本采用认缴制。古贝驰不需要立即支付资本金,而是结合其具体的投资承诺,享受一定的履约期限。在业绩期限届满前,古贝驰无实际投资义务。古贝驰的认购期为2017年3月27日,其出资转让发生在2015年3月29日。转让时古贝驰的认购时间尚未届满,不属于不履行或者不完全履行出资义务,故不构成瑕疵转让。

其次,在正润科技有限公司无财产承担边祥平债务的情况下,顾备驰是否应当承担出资提前到期的责任,应当综合考虑出资认缴制度的背景、立法目的以及本案的具体情况。资本认缴制的目的是激活市场经济,促进公司健康有序发展。由此,资本认缴制赋予了股东自由出资的权利和出资范围的扩大,有利于激发公司效率的最大化。认缴出资制是指股东对出资期限有特定的预期利益,要求尚未到期的股东承担出资义务会导致其丧失法律赋予的预期利益。此外,对于这一有争议的问题,在规范性文件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不应对现有法律规定进行扩张性解释,以非诉讼方式使股东实缴出资的免费期限突破,进而对股东施加义务。本案中,中谷北驰按照约定将其投资的股权转让给国鑫润能中心,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符合公司章程的要求。是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备案的,应该是合法有效的转让。顾迟对外转让股权时,受让方国鑫润能中心取得其股权,成为正润科技公司的新股东,即应完全继承原股东古贝驰的权利和义务。即使在正润科技公司债务的情况下,如果不能证明双方存在恶意串通,或者存在一方欺诈、故意隐瞒事实等具体情节,要求顾北驰承担责任也没有法律依据。

最后,粒子

北京高院认为:“顾北驰转让其出资义务时,其出资时间尚未届满,故其出资义务一并转让。在没有证据证明其与国鑫润能中心的转让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的情况下,古贝驰转让出资不属于出资期限届满未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一审法院认定边湘平主张追加顾北池为被执行人并在相应出资本息范围内承担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并无不当,本院应予维持。”

规则二:公司发生对外债务后,通过修改公司章程对股东出资时间进行的变更,不得对抗债权人的债权;未缴纳出资的股东转让股权的,仍需承担清偿公司债务的责任,以加速出资的到期。

乐高集团、天津国电船务有限公司执行异议之诉二审民事判决【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18)第423号金民钟】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执行期间,乐高集团于2017年11月30日签收了执行通知书和执行财产申报令,但于2018年1月22日将其股权以0元转让给案外人卢金元。显然,乐高集团已经违背了对莱克斯公司出资并以其出资承担对外责任的承诺。判决追加乐高集团为本案被执行人符合法律规定。”

天津高院在确认“Lex公司实收资本额为0,乐高集团股权转让在Lex公司与国电公司债权债务之后”后,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三条第二款、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乐高集团在转让Lex公司股权前有足额缴纳出资的义务。乐公司章程对股东出资时间的变更不应对抗国电公司的诉讼请求。本案中,作为执行依据的民事判决所涉及的合同的签订和履行,以及案件的诉讼都发生在乐高集团经营乐视期间。因此,当乐视财产不足以清偿到期债务时,乐高集团作为未足额出资的股东,应当在未依法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

 更多
查看更多 >>

推荐新闻